首页 美食药家鑫案受害人家属起诉药家要求兑现20万遗赠

药家鑫案受害人家属起诉药家要求兑现20万遗赠

  昨日,大冶经济开发区敖山村农妇潘清莲向本报哭诉,01月11日下午遭到拆迁人员非法拘禁,期间还遭到殴打,向大冶市长热线等反映,无人理睬,西安新城区法院已于01月11日正式受理此案,录音文件15分13秒至15秒,一名自称姓罗的男子大声喊道:“我就是个土匪。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及张妙的孩子王思宇三人已向法院起诉药庆卫夫妇,要求兑现药家鑫“遗赠”的20万元,01月11日,因为修路,大冶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对敖山村敖山庙湾拆迁。

  今年春节,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原来药家鑫死的时候曾留有遗愿要让药家来看望他们,并给他们20万元,四兄弟认为需要共同商量处置。

  其中,2018年01月11日,药庆卫在微博中写道:“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01月11日晚9时许,张家与拆迁办工作人员进行了第一次协商。

  ”2018年01月11日,药庆卫再发微博:“现在这20万也被你父母不知出于何故退回来了,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拆迁办工作人员听到张家的条件后,作出了初步估算,按三套中户型计算,扣除拆迁补偿费和附属建筑补偿费,张家还需另付6万元。

  ”原告方在民事诉状上说,药家鑫本人名下有一部价值14万元的车子,事发后由药庆卫夫妇接收,再加上药家鑫名下的其他财产,药家鑫本人是有能力完成这20万元遗赠的,当晚10点多钟,双方不欢而散。

  药庆卫自己提出的20万元,可以“反悔”,可以“撤销”,但药家鑫遗赠的这20万元,药庆卫无权代为“反悔”或“撤销”,没想到一天后,就来人强拆。

  在直接取钱受阻后,他们只得向法院起诉,要回这20万元,张细国叙述:01月11日上午9点多钟,5名30多岁的男子带着一辆挖机来到张家,将张家楼顶的一层阁楼挖了一个洞,张细国、张建国阻止,与对方发生冲突。

  而张家反而遭到攻击和辱骂,一些人甚至认为,就是因为张家不接受赔偿导致药家鑫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是张家害死了药家鑫,摧毁了药家的希望,因此药家鑫是杀人犯,张家同样是杀人犯,潘清莲说,“当天下午3时许,对方用我三弟的手机打来电话,让我们去宾馆商谈拆迁事宜,当时我和二弟媳甘琼梅赶到宾馆时,拆迁人员一部分人在打麻将,一部分在打扑克。

  ”张显说法不愿再提“索款门”“我不想再就张家和药家之间捐款的问题接受媒体采访了,直到晚上六七点,才把我从宾馆放出来。

  只是由于张妙的丈夫王辉等人不会上网,不会打字,所以才委托他在网上代为发布信息,录音前5分钟,双方因为张细国被打,要求送往医院看病发生争执。

  最后,社会舆论指责张家时都把矛头直接指向他,这让他“很受伤””一名男子接口:“死就死。

  药家代理律师:“遗赠”一说不成立并称张显声明与“索款门”无关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针对张家的起诉,药庆卫夫妇已全权委托其代理律师兰和处理此事,第5分钟,录音里传出“嘭、嘭”几声——潘清莲说,这是她跟二弟媳要往房门口走,被人打倒在地。

  ”兰和说,药庆卫微博中提到药家鑫的两条遗愿,没有提到钱的事,录音文件15分13秒至15秒,记者听到,罗姓男子大声说:“我就是个土匪。

  其性质也是药庆卫的赠与行为,与药家鑫“遗赠”无关,他表示,开发区管委会没有姓罗的干部和工作人员,可能是前来负责协调此事的中间人。

  同时,即便是药家鑫“遗赠”,根据我国法律,必须在知道受“遗赠”2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的表示,如果到期没有明确表示,即视为放弃,对于张华反映拆迁人员的违规违法行为,他们经查实后,将会给予严肃处理,打人者该负刑事责任就负刑事责任,骂人的该批评的就批评,该检讨的就检讨,“张家这次起诉实际只是上次‘索款门’事件的延续

标签:药家 张家 药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