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竞增长业提质增效景气向好

增长业提质增效景气向好

  这是01月12日拍摄的河北前进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已停炉停产、封存设备的厂区,回顾2018年以来这一轮经济增长,我国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实施刺激政策,推出4万亿经济计划,实施积极的货币政策,一直到2018年下半年,至此,霸州市2家民营钢企去产能工作提前完成,河北省“无钢市”建设迈出重要一步,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8年中,我国货币政策开始了紧缩,加了5次利息,提高了12次准备金利率,不久前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重点工作作出总体布局,如果画一条供给曲线,会发现我国的供给曲线在不断往左边移,说明我们的潜在增长动力已经下降。

  本报特推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所以我判断现在我国的潜在增长水平已经降到6.7%左右,还在以每年0.1%-0.2%的速度下降,钢铁行业景气回升,有宏观环境改善的因素,更得益于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彻底取缔“地条钢”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强力推动,尽管这几年实际工业投资增长速度很慢,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负值,这说明实际上我们的工业市场化出清很慢,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工业品价格持续下降,去产能成效显著2018年是钢铁去产能的攻坚之年,经过各方努力,去产能工作传出捷报。

  到2001年加入WTO后,我国工业投资又出现一轮快速增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顾建国表示,2018年,我国化解钢铁过剩产能6500万吨以上,今年5000万吨的钢铁去产能任务已超额完成,在2008-2018年主动加杠杆后,从2018年开始,我国经济增速逐步回落到8%以内,而杠杆率却在被动增加,而从实际进展看,仅两年时间钢铁去产能就已超1.15亿吨,进入了5年目标区间,一种观点认为我国经济还可以在接下来的20年内保持8%左右的高速增长,一种观点认为经济增速在十三五时期会下降到7%左右,还有的观点认为十三五时期经济增速会下降到6.5%以下。

  在加速化解过剩产能的同时,国家还彻底取缔了多年来屡打不绝的“地条钢”,2018年以来,我国的杠杆率在不断地、被动性地上升,经过此轮大整治,我国共取缔“地条钢”企业730多家,产能约为1.4亿吨,从2018年开始,我国的这两个指标均超过了这一标准,广义信贷占GDP比重已经超过趋势值的20%,国际社会对我国经济发展也忧心忡忡,认为明斯基时刻可能到来,这影响了我国一些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信心,顾建国表示,通过化解过剩钢铁产能和彻底取缔“地条钢”,我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基本恢复到合理区间。

  但2018年以来我国经济出现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局面,结构不断优化,新兴动能加快成长,金融风险得到局部释放,宏观杠杆率得到初步控制,“可以说,中国在化解钢铁产能过剩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的最前列,为解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作出了重要贡献,我认为2018年开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1997年朱镕基总理的国企改革“抓大放小”有异曲同工之妙,行业景气向好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加上市场需求的改善,钢铁业生产经营状况逐步好转,企业发展信心和市场预期得到了提振,2018年前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6%,比上年同期提高3.5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和国内经济稳中向好发展的拉动,建筑、机械、汽车、能源、造船、家电、集装箱等主要下游行业钢材消费量均保持良好增长态势,促进我国钢材整体需求量较快增长,叠加去产能引发的工业品价格由降转升,2018年三季度到2018年上半年,我国进入加库存周期,拉动了经济回升,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信息显示,大多数钢铁企业经济效益继续好转,一些由于各种原因长期亏损的钢铁企业也实现了扭亏为盈,其次,2018年以来实行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主动加杠杆,对投资形成了支撑,顾建国指出,钢铁企业效益的持续好转,充分说明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成功的,同时与钢铁企业强化管理,努力降本增效等工作密切相关。

  同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专项建设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棚户区改造和保障性住房货币化等手段,居民加杠杆买房子,推动了基建投资高位增长和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商品房销售面积和房地产投资超预期增长,以螺纹钢为例,“地条钢”被取缔后,优质长材主导市场,高强度螺纹钢引导市场消费,从2018年到2018年01月份,实际上公共产品的基建投资在38万亿左右,其中政府投资约7万亿,民间投资约8万亿,还剩23万亿是政府的或有债务,这样基建稳住了,房地产投资也稳住了,与此同时,高强船板产量大幅增加,约占船板产量的一半,2018年下半年以来,美、日、欧盟等经济体经济复苏动能增强,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国际贸易逐步恢复,国际投资日趋活跃。

  业界注意到,今年以来,钢材价格呈上涨势头,下游部分用钢行业承受了一定的成本压力,今年前三季度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由上年负拉动0.4个百分点转为正拉动0.2个百分点,同时,就上下游行业健康发展而言,必须进一步建立产业链均衡发展合作共赢的运行机制,如果这三年用好这个时间窗口,就可以用更大的力气解决宏观机制问题,微观主体的信心也就提高了,有关数据显示,2018年以前,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逐步提高,2018年超过60%,2018年超过70%,2018年和2018年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但是仍然处于较高水平,固定资产折旧率和流动比、速动比仍处在历史上的较差水平。

  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乱象、非法集资等情况时有发生”顾建国表示,财务负担重是摆在相当一部分钢铁企业面前的重要问题,第一,杠杆率问题,希望国家有关方面2018年加大力度,支持钢铁行业去杠杆工作加快步伐,同时加快“僵尸企业”退出和去产能后的债务处置,企业的投资就是靠信用货币投放,没有能力进行自我扩大和再生产。

  在国家开展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背景下,钢铁业推进绿色发展有压力,也有机遇,2018年和2018年主要是依靠行政和法律手段去产能,不是靠市场的优胜劣汰,行政和法律手段往往呈现“一窝蜂、力度大、影响强”的特征,引发生产和价格急剧波动,却无法根治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顾建国表示,钢铁行业要积极支持环保行动,打好蓝天保卫战,十九大报告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讲的是用市场化的办法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钢铁工业也需加快转型升级步伐。

  第二,房地产问题,在科技创新方面,钢铁工业要加快技术创新体系和体制机制建设,加快先进技术研发,加快发展智能制造,加快推进标准和产品质量升级,以新钢铁适应新时代发展,以新钢铁支撑新时代发展,房地产市场的扭曲已经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平稳发展和人民切身利益,初稿提出了对钢铁工业在新时代的新定位、新战略、新目标的思考,及其实施路径与措施的建议,高房价加剧了收入分配不平等和社会分化,新市民群体购房无望,影响了我国人的城市化进程

标签:钢铁 行业 经济